第二十三回知恩图报

  一九二一年十一月八日,陇海铁路铜山站的司门者受机务总管之命,将专为机务工人出入之八号门突然锁闭,阻止抗议裁人减薪的工人,愤怒的工人将栅门挤开。为此,有两名工人被开除,于是酿成了“八号门事件”。十一月二十日,徐州、海州两地的机务工人为反对裁人减薪、虐待工人而举行罢工,发表了《陇海铁路罢工宣言》,提出了“反虐待”、“争人权”、“光国权”等口号。全路罢工坚持了七天,横贯中国东西的大动脉陇海铁路陷于停顿。

  囹圄没能够摧毁周乾坤写稿挣钱的意志,同样没能够冷却他的同乡好友汤书宏伸张正义的一腔热血。汤书宏因为组织学生声援海州机务工人罢工的游行示威,又一次被警察局抓去。

  周乾坤听说警察局要将严惩这次游行示威的组织者,汤书宏因为有组织声援“五四运动”游行示威的“前科”,可能要被关上很长时间,校方正在想方设法营救。

  为了救汤书宏,周乾坤想去请铃木次郎,可是,上次为了救自己,铃木次郎已经花了两百块银元,自己正在夜以继日地写稿,想挣稿费还账,怎么好意思再去麻烦人家?何况人家还是日本人呢!

  正在周乾坤左右为难的时候,铃木次郎却主动找上了他。

  一九二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周乾坤跟着铃木森和大岛千惠来到铃木家。

  铃木次郎笑着说:“我早就听说乾坤君初到海州城读书的时候,就被刁民讹诈的干活,被搞得倾家荡产的干活。我听说你为了赚钱,不分白天黑夜地写文章的干活,哟西(好)!真的是不简单的!”

  “我挣稿费不仅仅是为了家里,也是为了还您的钱。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很快就会还您的钱。”

  “帮助朋友是应该的干活,那点钱算什么?我不是说过你的不用还的干活?”

  “不!我一定会还的!”

  “我说过的话怎么能够不算数?你们支那人有句话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我也说过一定要还账的话,也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你们支那人还有句话叫……施恩图报是……小人的干活!”

  “是两句话:施恩图报非君子,忘恩负义是小人。您把它浓缩了。”

  “哟西,哟西!我说不过乾坤君的干活。咱们言归正传的干活!”

  “您请讲!晚辈洗耳恭听。”

  “我现在遇到棘手的事情,需要乾坤君帮忙的干活,不知可否……”

  周乾坤站起身,双手抱拳:“您对晚辈恩重如山,晚辈对您敬重如父。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只有您有用得着晚辈的地方,晚辈愿肝脑涂地,刀山火海也敢闯!”

  “哟西!”铃木次郎站起身鼓掌。

  铃木森从里屋拿出一个沉甸甸的布袋子,放到周乾坤门前的桌子上:“这是五百块银元,归乾坤君了!”

  “什么?这个……”周乾坤惊得目瞪口呆。

  铃木次郎走到周乾坤身边,按着他的肩膀:“乾坤君请坐下来!我们继续聊天的干活!”

  “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这个钱我不能拿的。”

  “千惠说,乾坤君家里会制造枪的干活……”

  “是做鞭炮,也做**,打猎用的。”

  “乾坤君喜欢打枪的干活?”

  “喜欢!喜欢跟着大人打猎。”

  铃木次郎拿出一支铮亮的手枪:“喜欢这个的干活?”

  “喜欢!不过没玩过。”

  “哟西!现在,森和千惠就陪乾坤君练习打枪的干活!”

  周乾坤忽然想道:老铃木让他玩枪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么多钱呢?会不会花钱雇自己去杀人?要是真的让他杀人,不会让他杀自己的熟人,一定是老铃木生意上的对手,和自己不会有任何相干;如果他拒绝了,自己可能招来杀身之祸。他不敢多想,也不敢问。他只有走一步是一步,到时候再见机行事。

  ……


更多精彩:
泽邦娱乐 http://www.5bzdzmxz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