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再遇佳人

  整个酒楼忽然安静了下来,苏月儿一旁的孟依然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轻抿着双唇,她听到了袁蓉说的那句话。

  醉得一塌糊涂的林俊男,浑然不知自己早已成了待宰的羊羔。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本少爷看她孟依然洗个澡那是欣赏她。怎么,袁蓉你嫉妒我?哈哈……”林俊男正傻笑不止,口水直流的时候,气得脸色发白的孟依然悄无声息地拿起腰间别着的魔法杖,念动了魔法咒语。

  “好姐姐,求求你别……”苏月儿抓住了孟依然的双手,紧张的摇着头,乞求她能够原谅喝醉后胡言乱语的林俊男。

  “纤纤细腰,冰肌玉肤……”林俊男一脸陶醉的模样,回忆着孟依然沐浴时曼妙身姿,似乎想要将那幕动人的画面娓娓道来。

  孟依然忍不了了,再容这淫|贼说将下去,她的颜面置于何地?今天谁也阻止不了她的愤怒!就在这一刹那,电光火石之间,她抬起了右手紧握的魔法杖,飞速念动魔法咒语。

  “去死吧!”孟依然一记雷爆术一气呵成,带着她的愤怒砸向仍不知死活的林俊男。

  看着气势如虹夹着怒火的一记雷爆术砸向林俊男,叶千愕然了,他没有料到好好的筵席会发生这种事情。阿欢想布置一个黑暗护佑的魔法,显然已经来不及了。而忽生悔意的袁蓉,也是手足无措。

  千钧一发之际,苏玉缺院长来不及多做思考,用一个瞬发的守护之光,拦住了那一记恐怖雷爆的去路。

  然而守护之光形成的光盾很快便支离破碎了,经过冲减的雷爆笔直地砸中了一脸惊恐的林俊男。

  “砰!”林俊男带着烧焦的气味撞倒在邻近的桌子旁,造成一片狼藉。一小段寂静之后,师弟师妹们带着震惊和关切离开了圆凳,陆陆续续围到了林俊男的身边,想瞧瞧林俊男的状况。

  孟依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楼,带着满腔愤恨,此时的她,哪会在乎林俊男的伤势,只恨没能将这畜生五马分尸。苏月儿担心孟姐姐,连忙追了上去。

  “把林俊男抬到房里来。”苏玉缺院长发号施令,围作一圈的魔法学徒们立马让出了一条过道,让围在林俊男一旁的人将林俊男抬到酒楼的客房里去。

  叶千看见林俊男中了雷爆的时候,心就揪作一团了。他不想去埋怨谁了,悲剧已经发生,他只在乎好兄弟的安危。

  叶千匆匆跟着苏玉缺和抬着林俊男的几个师弟们进了客房,林俊男被安放在木床上,叶千焦急地问苏院长:“林俊男他……他怎么样了?”苏玉缺皱了皱眉,叹了叹气,道:“以我的光明魔法,他康复过来,只是时间问题,怕只怕……”

  叶千心拔凉拔凉的,忍不住想,怕只怕我的好兄弟早已驾鹤西归,任凭再好的魔法再好的医术也救不活了。想到这个关节,叶千眼睛一红,泪水都快滴出来了。

  苏玉缺长吁短叹地道:“怕只怕初六太湖无锡的武林盛会,他去不了了。这武林盛会,与魔法学院并无多大干系。本来我和孟江河商量好派你和林俊男去见见世面,这回看来,林俊男怕是赶不及了。”

  叶千心里燃起了希望,问:“那林俊男他……”苏玉缺眨了眨眼,微笑着道:“他估计后天就能完全康复。”叶千松了一口气,没有计较苏院长故意戏弄他,道:“他没事就好。”

  苏玉缺看见叶千这么关心林俊男,感叹道:“林俊男有你这样的好朋友,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苏玉缺想起明天就要派人启程北上太湖无锡了,便问叶千:“林俊男不能去了,叶千你可有合适的人选?”

  话一说出口,苏玉缺便有些后悔了。学院里袁蓉,叶千,林俊男三个一起踢蹴鞠的,早就打成一片了。这林俊男去不了了,叶千肯定推选袁蓉陪他去。正值青春年少的两个人,一路上哪能不擦出火花来?

  袁蓉他那个太守老爹了解自己的女儿,知道她不能让人省心。早早就拜托过苏玉缺,让她帮忙盯着,千万别让袁蓉跟哪个臭小子黏在一起,日久生情。

  虽说男女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西方什么见鬼的自由恋爱思潮,居然开始在东方蔓延,这可真是令人发指的道德沦丧,思想叛逆,让袁太守对自己的女儿越来越不放心。

  听到苏院长问他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叶千想了想,回道:“院长,我觉得暗黑系阿欢是个很刻苦的人,这个开拓视野的好机会,就给他吧。”

  听到叶千的回复,苏玉缺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也产生了对袁蓉和叶千的一点点愧疚。苏院长于是二话不说,接受了叶千的提议。

  叶千出了客房,发现袁蓉红着眼闷坐在桌子边上,而一旁的阿欢不知如何是好,想开口安慰,却又没那个胆子。

  “怎么,还在生林俊男的气?”叶千淡淡地道,心中对袁蓉的刁蛮有些不满。袁蓉红着眼,好像闯了祸的小女孩,她关切地问道:“他……没事吧?”

  叶千本想斥责袁蓉一番,见她这么关心林俊男,充满自责的样子,便暂且忍住了,靠着袁蓉坐了下拉,回道:“林俊男有惊无险,过两天便能康复。”

  袁蓉喃喃自语,“那就好,不然我真的百死莫赎。”袁蓉忽然放声哭了出来,整个人倒在了叶千的怀里,哽咽着道:“都是我的错,故意提起他偷看孟师姐洗澡的事,要不然孟师姐也不会……呜呜……”

  玉人在怀,叶千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一边有些害怕师弟师妹们看见了笑话,一边又觉得少女软玉温香,楚楚可怜,不舍也不忍推开。

  “你不必自责。醉酒误事,自古以来,便是如此,要怪就怪这酒吧。”叶千的手轻轻的拍在袁蓉的纤腰上,心软了下来,柔声细语地安慰她。

  袁蓉微扬螓首,一双带着泪花的美目望着叶千,吐气如兰,附在叶千的耳边道:“你当真不怪我了?”叶千轻轻搂着她,感受着美人玲珑凸浮的曼妙身材,忍不住心猿意马,随口道:“不怪你。”

  袁蓉顿时心结一解,欣喜不已,一层红晕浮现在俏脸之上,紧紧靠着心上人,想要融化在他的怀里。

  叶千看得有些心醉神迷了,忍不住想要亲吻袁蓉,而袁蓉则努力保持着温柔顺从,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叶千。正当袁蓉窃喜不已,终于要得到心上人的亲吻之时,一旁传来不合时宜的咳嗽声。

  袁蓉既羞又惊连忙从叶千怀里逃了开来,转头发现装作若无其事的苏玉缺,恼羞之余又拿这个苏大院长无可奈何。

  吵闹喧嚣的酒楼,倏然寂静,只听见珊珊作响的脚步声。叶千感到好奇,望向楼梯口,登时又惊又喜,起身恭迎,张口欲呼,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位浑身散发玫瑰香味的少女。

  “叶公子,别来无恙?”玫瑰少女戴着白色面纱,双眸露出淡淡的笑意。叶千激动之余,没听出什么不对,欣喜地道:“好巧,想不到会在此地碰上姑娘。”

  玫瑰少女盈盈一笑,柔声道:“本店对适才发生的事故,表示关怀和歉意,损失的费用一概由本店承担。”

  叶千愕然,结结巴巴地道:“本,本……本店?你,你是……”

  玫瑰少女眨了眨明媚的大眼睛,淡淡地笑道:“小女子正是沐风酒楼的掌柜。”

  叶千记起了什么,惊呼出声:“啊,你便是沐风酒楼的美女宁掌柜!”话一出口,叶千顿时老脸一红,觉得十分不妥。

  玫瑰少女看着叶千的窘状,觉得十分有趣,吃吃笑了几声,道:“那火莲魔戒,还有一些东西未向公子交待,请随我来。”

  叶千连声诺诺,跟随宁掌柜的仙姿,下了楼。

  “宁姐姐,这位就是火莲左戒的新主人吗?”一个穿着绿罗裙的俏丽丫鬟,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没有半点作为丫鬟的自觉,对着叶千左看看右瞧瞧。

  “璧儿,不得对叶公子无礼。”宁掌柜微蹙秀眉,然后欠身向叶千盈盈一拜,道:“这是小女子的贴身丫鬟,你唤她璧儿就是了……璧是白璧无瑕的璧。”

  叶千直觉两人并不是简单的主仆关系,但不敢唐突过问。叶千佯作突然想起,忐忑地问道:“还未请教宁姑娘芳名。”

  宁掌柜微微一笑:“小女子单名一个凝,却是凝神思考的凝,与姓不同。”

  叶千发觉宁掌柜似乎对他很亲和大方,便不再拘谨约束自己,洒脱地道:“哈,昨日一别,如隔三秋,在下对姑娘甚是想念,只盼早日见到姑娘,解在下胸中重重困惑。”

  宁凝做了个请的姿势,道:“我们进内间,再慢慢详谈。”又回头瞪了璧儿一眼,佯怒道:“璧儿,还不去递香茗来。”

  璧儿做了个鬼脸,轻笑道:“知道啦,我的宁大小姐。”


更多精彩:
网红助手 http://www.ckp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