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笑的看着要哭出来的之梦,你好歹也是修士,我只抱怨的问一句而已“对不起了!我今天心情不好”废话谁遇见这样的事都不会有好心情。

  修的道歉反而让之梦不知道看怎么办了,天哪?我竟然让道祖给自己道歉,瞬间转过身来满脸通红的说道“不是不是,是我没做好!都是我的错”

  修脸一下就白了惊到“车……”

  之梦反应过来转过身把住方向盘,还好这条路车少,一脸愧疚的又要哭道“我果然什么事做不好”之梦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么笨。

  修头疼的看着不停流泪的之梦,心里叹道那个霸气的和梦公司董事长那去了,这个在我面前的哭哭凄凄的是谁?

  夏语回到自己的住处,对着两个手持奇怪枪支的卫兵到“开门”卫兵对夏语敬个礼打开了大门。

  走进豪宅里,丝毫不惊讶的摸摸刚从地里专出的巨大蠕虫到“在家要乖,没有乱打洞吧?”蠕虫人性的点点头表示回到。

  夏语满意的对他点点头,蠕虫这才又回到了底下,威利斯?华爱盛打开门手放在心口,轻度的对夏语鞠躬一个标准的英国礼仪,原是徐家在英国重金请来的国际级管家,据介绍人说威利斯还服饰过英国皇室!不过我一问,威利斯就沉默不语。

  我也不想强迫别人…额…一般是…。

  夏语走进房里将书包瞬间丢掉,跳在沙发上伸个懒腰,威利斯叹口气捡起丢在地上的书包说道“少爷,要做一个领袖必须有足够的礼仪才不会传出笑话。

  夏语吐吐舌头道“那些学起来好累,对了,徐紫怡和大黑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

  威利斯将手中的书包交给仆人后说道“大小姐与黑大人估计还有好长时间才能回来”

  不应该呀!夏语疑惑的说道“他们那遇见什么麻烦了么?”威利斯回答道“也不算什么麻烦,只不过那个小国家反抗超出意料的有些激烈,雷神军团已经准备就绪!大小姐要用武力强行压制”

  “切,肯定是那个战争疯子没有好好按我的话来”夏语郁闷的说道。

  威利斯微笑道“我也这么觉得,不过大小姐出奇的好战呢!”夏语摸摸肚子道“一年前对抗日军让她领军就是个错误,在那场战斗中觉醒了抖S属性,为到霉随去的大黑默哀一分钟”

  “少爷,饭好了”女仆前来通知!

  “好咧,开饭!”

  威利斯的无奈摇摇头看着马上跑去吃饭的夏语提醒道“少爷你不是要替黑大人默哀么?”

  “额…是吗?我什么时候说过?”夏语挠挠头坐在桌子上道“算了,想不起了了”

  威利斯……!

  第二天,今天一身黑衣的修带着九命走进了学校,昆天等人匆忙的来道面前,昆天满脸愤怒的说道“修大人不知道你听没听到传闻,太可恶了!到底是谁在诽谤修大人”

  昆雄脾气火爆愤怒的说道“修大人放心这种无稽之谈明天不会有人在说”

  “二哥说的对,如果让兄弟知道是谁发出绯闻一定不会饶了他”昆忧也是愤怒但去显得还好一点。

  修很想大喊一声你们够了,揭人不揭伤疤,这几人虽然好意但一个劲往上触呀!修尴尬的说道“好吧!这事交给你了在不打扰我的情况下,你们随便”

  几人点点坚定的纷纷保正道“我们一定会完美的完成修大人交代的任务”

  修点点心里说道,但愿吧!

  铃声刚响,夏语掐点在董青前面到底教室,做到修旁边变拿出书边看着修今天的状态!修瞪了一眼夏语意思不要来烦我。

  夏语直接无视修的眼神,上课不一会夏语就丢一个纸条给修,修看着丢过来的纸球愣了三秒一个大大的井字浮现在脑袋上。

  两人离这么近你传个毛纸条呀!在说两人要想对话有数万种方法交流还不会被人发现的。

  修被气的脑子一热撕下一片,写上自己要说的话传了回去,刚写完就想创强,这种无聊的事情我居然看了,而且还用这种无聊的方法参与。

  夏语打开修的纸条上面写着,你这是在怀疑我的智商,还是你的智商过低居然用这种无聊的方式。

  夏语想都没想就写到如果是智商的话,当然是我高一点点了,夏语将纸球投向修,不过修觉得还是不要理他好,没有打开看丢在面前的纸球。

  夏语看着修没有打开,就又投过去一个,修打定主意不理就是不理,但显然夏语不想放弃,平静了一会拿着成堆的纸球一股脑丢了过去。

  修深吸一口气,对自己说现在在上课,一切下课在解决,打开一个纸球,修已经明白夏语这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纸条上面写的是“为什么不打开之前的纸球?”

  修回信道“就是不想”修见夏语看了一眼纸条后恍然大悟的看自己一眼,难道夏语明白他有多烦了么?

  修再次打开夏语传了的纸球上面写道“原来修你在害羞呀!”修差点喷口而出〝羞你妹呀!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害羞的〞

  夏语看着纸球上修愤怒的吐槽,回复到〞我没妹呀?但是修你有妹〝修看的来信回道〝滚〞

  夏语无辜的回复到〝修我说的是实话呀!你确实有妹呀,没想到修离开三年居然将你妹妹都忘了〞

  修头大的看着夏语再次传来的纸球,一脚直接踩在夏语的脚上,夏语被修突然踩的发出一声痛鸣。

  将全班人的目光都吸了过来,董青不悦的对着夏语道“夏语同学有什么吗?没有什么事的话请不要奇怪的声音〞

  夏语点点头安静的坐下,狠狠的盯着修,眼睛了说不在想什么呢。

  董青摇摇头看着这个超有钱的主安静下来,还好没有让我难办,课接着上!夏语没有在烦着修了,只是用眼睛时不时的盯着修。

  修被盯着发毛,貌似上次传出奇怪的绯闻前夏语也是这个用这个眼神盯这我。

  第一节课结束,修觉得自己还是远离这个家伙,这家伙坑起人来连自己也一起坑,和这家伙在一起不把握。


更多精彩:
北京茅台酒回收 http://www.152100398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