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这一夜孟超注定是要失眠的,因为今天发生的内容实在太丰富了,让他的脑子一下子就承受不住了。

  原本他就是抱着一个混吃等死的心态在做人,在自己家道中落之后,孟超很清楚凭借着自己微弱的力量想要报仇是很难的,所以他干脆就放弃自己了。

  因为不想一直都依靠韩山来养活,所以孟超甚至打定了注意不去上大学,目的就是不希望欠下韩家太多的人情债,原本他是准备高考之后就虽然找个工作,搬离韩家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无心向学,每一次上课都睡觉的原因,但是现在他的心态不一样了,有了封神系统之后,难道赚钱还会成为一件难事吗?

  既然如此,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去上大学?

  “我要做学霸!”

  孟超在内心里呼喊出了自己的想法,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困难,首先自己还欠下封神系统三千多点成就值,暂时无法搜素新的灵魂!

  而因为之前太过于放纵自己,所以导致孟超的学习成绩不断下降,现在想要在几十天的时间里恶补回来,无疑是非常困难的。

  所以摆在眼前的就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努力赚取成就值,然后搜素出新的学霸级别的灵魂,能够帮助自己考上一个好大学!

  ……

  中海市,凤血堂,刑堂之中。

  “把人给我带上来。”

  凌小刀坐在刑堂的大椅之上,听他吩咐之后,五个劫匪被带上刑堂,透过之前的拷问,凌小刀已经知道这五人都是青龙门的人,因为犯了大错被青龙门的门主罗炎逐出师门。

  所以这五人就把心一横打听到了凌雪就是凌小刀的女儿,但是一直不敢带出来见人,所以他们就怀疑凌雪应该是凌小刀的私生女,以为绑架了凌雪之后,凌小刀一定不敢声张,只能给钱了事,却没有想到被孟超破坏了他们的好事!

  在刑堂之上受尽折磨的五人怎么都想不明白,原本被他们一棍子就敲晕的孟超,看上去根本就不是一个练家子,怎么就突然变得怎么能打?

  “堂主,这五人都是青龙门的内家弟子,武功了得,一个月前才刚刚被逐出师门,按道理一般人是对付不了他们五人的,你说的那个年轻人他真的能够以一敌五完败他们五人?”

  负责刑堂执法的凤血堂弟子在听到五人招供是被一名年轻人打成这样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这就说明了那个年轻人的武功简直就是宗师级的存在了,这样的武功恐怕在凤血堂也能够排得上前五了。

  ……

  清晨,孟超醒来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首先召唤出封神系统!

  “宿主,有什么事情吗?”

  封神榜的器灵小七意外被召唤出来,于是疑惑地问道。

  这时孟超才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封神系统是真的存在,而查看了一下自己欠下的成就值孟超也惊讶地发现多了五百多点!

  “这成就值是从哪里来的?”

  原本欠下了三千七百点成就值,现在已经只欠三千一百多点了。

  小七道:“宿主,我估计是你以一挡五,败了五个劫匪的消息传出去了,虽然他们不一定知道你的名字,但是只要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为之惊叹,系统就会自动判定宿主你获得了成就值了。”

  原本如此,这样的结果倒是让孟超非常惊讶,这五百多点成就值,简直就是白捡来的。

  而且透过小七的回应,孟超还知道只要这个绑架事件风波未落,继续有人知道这件事情的话,那么成就值还会获得后续的增加,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这凌雪没有白救啊!

  洗漱收拾了一番之后,孟超破天荒很早就来到了客厅,正在做早饭的韩晨还是第一次在这个时间看到孟超,于是惊讶地给他打了一个招呼:“超哥,今天起得可真早啊。”

  孟超呵呵一笑:“是啊,小晨做饭呢?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我爸说了男人想要有本事就不能碰灶台。”

  韩晨的回答倒是让孟超有些惊叹不已:“山叔还真的是过分的大男人主义啊,那就辛苦你了。”

  韩晨温柔细声道:“没事,我挺喜欢做饭的。”

  这时一个厚重的声音响了起来:“是谁暗中说我坏话来的?”

  孟超回过头看到的正是被人称为山豹的韩山,他身材高大,目光如电,又经常都是不苟言笑,从小到大孟超都有些怕他,所以虽然他现在的口吻像是在开玩笑,孟超却不敢跟他说笑,只是讪讪道:“没人说,山叔你听错了。”

  韩山拍着小侄子的肩膀道:“别紧张,山叔跟你开玩笑而已。”

  孟超只能苦笑道:“山叔你开玩笑的时候都不苟言笑的,谁敢跟你开玩笑啊!”

  韩晨眼见孟超跟自己的爸爸相处尴尬,于是将煎好的荷包蛋端了上来打断两人道:“爸爸,超哥,先吃饭吧。”

  早餐做的比较平淡,就是一般的煎荷包蛋和现成的本地特产榨菜以及一锅稀饭,其实以韩家的富有程度是有请厨师在家的,只是早饭比较容易做,所以韩晨一般都是自己做,懒得去使唤厨师。

  给孟超打了一碗稀饭之后,韩晨递给了他,并且问道:“超哥,你起得这么早,是准备到学校去看篮球赛吗?不过我记得你以前好像不怎么看篮球吧,也很少见你打球啊?”

  其实孟超是会打篮球的,只是技术有点菜,所以一般情况之下就很少在公开的场合打球,不过那只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学会了巅峰级的咏春拳之后,打球这样的运动在孟超看来就是一堆小孩子玩泥沙那么简单而已。

  “什么篮球赛,今天不上课啊?”

  韩晨解释道:“今天也上课,不过今天是我们学校跟平海四中的篮球公开赛,就在我们学校举行,所以今天早上前两节课就放假,如果不去看球赛的话,可以到九点多再去学校,所以我才奇怪你怎么那么早就起床了。”


更多精彩:
QQ代刷网 https://www.6as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