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558年景公18年

  秦旧都雍城

  一座大宅院里中年男人在屋外焦急等待,随着一声啼哭,从屋中走出一人怀中抱着一名婴儿。

  中年男子满脸焦虑化作悦色,几步跑过去将婴孩抱入怀中,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这时却见那抱出婴孩之人面色为难,有些犹豫道:“夫人她……她…”这时那中年男人才被从兴奋中醒来。“她?难道?”

  “是...是的,逝者已矣,老爷节哀吧”。

  短短时间中,中年男人便从老来得子的狂喜跌到中年丧妻的极悲,巨大的落差险些让这位年过五旬的男人晕过去,“哎,是命啊!是命也是缘!”丢下这句话中年男人自己抱着婴孩萎靡不振的独自走出宅院。

  在一处有些偏僻的巷子里,中年男人抱着怀中婴孩走进一间小屋中,屋中不算简陋,确是简单朴素,且少有人来往,“来了就坐下吧”。声音从屋子里面一帐纱布中传出,走出一个形色枯槁犹如入土之人的老者。

  中年男人走到老者身前坐下,此时脸上已丝毫不见婴孩出生的,脸色也是有些憔悴,“先生现在可愿为我孩儿取一幼名”。那似是将要入土的老者这时眼中却有一丝精芒,口中极其清楚地说道“劫”!声音不大却似乎整间屋子都在回响着这一句话,仿佛让人无法不去听清。

  中年男人若有所思,似乎懂了些什么。“多谢先生,告辞”。自始至终中年男人都都未表露任何情绪。“此劫已生,在劫难逃”。中年男人听到脚步一顿,看着怀中的婴孩,心头一股难以言表的情感,脸上却看不到情绪的波动,“不必先生多虑了”!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望着中年男人离去,老者呢喃着:“是命啊!是劫也是缘,无仇不成父子”。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真是不听老人言啊........”

  几转春秋,当年的婴孩长大成人,那个老来得子,中年丧妻的老父亲也已是位行将就木老人家了,满头的白发,脸上也布满了这些年的岁月痕迹,略有浑浊的双眼透漏出写不尽的沧桑。二十年间这位含辛茹苦将孩子养大成人的老人家时常独自坐在窗边望着远方,想起那个从小陪他长大青梅竹马,共同度过近五十个春秋的夫人,自那次生下孩子过世之后,他便日渐憔悴,孩子成为他唯一的支柱,但一切的原由也似乎都是因为这个孩子的出世。

  当年得知有孕,本是高兴之事,二人在归来之时经过一条小巷,便想找人算下孩子运程,走进屋内就见一位老者,形容枯槁,似将入土之人,老者悠闲的坐着见那夫妻二人走进,尤其是那有孕之人,眼中顿时精光乍现,脸上悠闲之意全无,心中万般思绪。

  “你二人可是来算腹中婴孩之事”。

  “正是,先生果真神机妙算,那就请先生算之一二”!中年男人脸上写满了喜悦之情。

  老者捋着全白的胡须微微点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这一句话让处在兴奋之中的夫妻二人有些疑惑,相互对视过后,中年男人收敛了刚才的笑意轻声询问,“先生所言何意”?

  “九月之后,孩子出世便是劫现之时,这孩子一生有三大劫,数小劫,出世之时便是劫至之日,此刻便是第一大劫,且会克你一生”。

  “先生为何如此诋毁我未出世的孩儿,既然先生言至于此那么我们也不便在此多留”!

  “夫人,我们走”。说着,中年男人扶着其妻转身离去。

  老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真是无仇不成父子啊”!

  时至今日,这位当年的中年男人,时常在想,当年孩子出世,是否应验了第一大劫劫现之事。

  老爷,老爷,少爷他......

  “慌什么,化儿又闯什么祸了”。

  “咳咳”!

  看向冲进来的下人老人家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对自己的儿子秉性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来年得子,又怎么会不溺爱几分呢,只不过这位老父亲溺爱的有些过分了而已。

  “是和谁家起了争执,还是找了哪户的姑娘”。

  “少爷方才领了一个女子回到府中...”

  “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都开始往家里带人了”!虽然嘴上说着孩子,但心里也没多怪罪他,脸上还带有些许慈祥。

  “可是少爷他...他这次好像是要...来真的,亲口说要娶这位女子”。

  “现在就在大堂准备此事...”

  这位老人家现在脸上可没什么慈祥可言了,整张脸枯木一般,冷冷的甩出一句,“去大堂”。

  大堂中,一名身着白色长衫的青年男子如众星捧月般坐在中央,这青年也不过二十出头,黑发披下,脸上还有稚气未退,心性还如孩子一般,长的也是颇为秀气,到不怎么像是一个纨绔恶少,身旁还有一位年华二八的妙龄少女,朴素布衣中透出说不出的清新之气,如青莲出淤泥而不染,脸上挂着稚嫩笑容,仿佛未沾世俗一般。

  少女与白衣男子这样相视而对彼此看这对方痴痴的笑着,无视周围下人的劝说。

  虽然这些下人想要劝说,但谁都了解这位大少爷的脾气,平时被自己的父亲惯着,嚣张跋扈惯了,没什么人敢逆着这位大少爷意愿。

  “雪,我们今天晚上就成亲好不好”!

  “好呀!化,你决定就好啦”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全然没有理会旁人的想法。

  “你还想今晚成亲”!“咳咳”!

  “嗯?”白衣男子听自己父亲来了转过头脸上还带有欣喜之情,“是老爹呀!快过来看看您未来儿媳妇”!

  这位老父亲也没顾得上名叫化儿的没大没小,看向那名被称作雪的女子。老人与雪对视的刹那,这位老人瞪大了眼睛,有些失神,片刻才微微摇头,口中嘀咕着,“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劫已现!劫已现啊“!

  ”这是命,是命啊!是命也是劫“!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在受了这么大刺激后,身体已经支撑不住,倒了下去。幸好被旁边的老管家搀住,老人此刻眼神已经迷离,几乎快要昏过去。

  这种情况让所有人都惊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位老人看到那叫雪的少女反应会如此激烈,这其中似乎也只有一直跟随老人的管家会了解吧。

  少女更是迷茫,只是对视一眼,为什么会是这样。

  看到老父亲这样,化也是感到疑惑,连忙冲过去搀住父亲,“老爹,你怎么了,刚才说的什么啊”?

  看到化来到自己身边,老人却如回光返照搬,用尽最后的力气,指着那名少女,“我绝不允许你去她进我们家!绝不允许”!

  说完老人便倒在化的怀中,闭上了双眼。

  而刚才老人说出那番话时,眼神充满了仇视,却也有更多复杂难以表达情感......


更多精彩:
Q赞业务平台 http://www.6ass.cn